移动版

主页 > MG电子 >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文/新浪专栏 水煮娱 黄啸

  《中国电影报道》批评小鲜肉小花演戏不敬业,不背台词全靠配音拯救、使用替身拍大多戏份、拍摄期间频繁出席活动等现象。

  早就看不惯憋了一肚子气的老牌影帝中生代明星老艺术家在采访中都没客气,用各自不同时代特色的语言纷纷表示愤怒谴责,成龙说看你几时完,张涵予说法办,陶玉玲用的是“把德和艺放在第一位,钱放在第二位”的更古早语境。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对小鲜肉的批评,是从这个词出现就同时开始。作家王蒙就说过,各种网络新词中,最烦和厌恶就是小鲜肉,他觉得“哪怕你直接谈对性的欲望都比谈‘小鲜肉’好听”。

  几年前,尤小刚对小鲜肉甚至用了个“扫”字,“如果一个社会到了消费男色这一层面,那么和历朝历代最没落时期的社会氛围有什么区别,这不是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特征,这种东西需要‘扫’。”我也有信基督的朋友,说你老用小鲜肉之类的词,我都不好意思转你的推送。我个人对这个群体没啥感觉,写这个词也就是当现成的提法拿来用,但是有人追捧有人仇恨是真的。

  照尤小刚说的“扫”小鲜肉,那不是粪土金钱呢吗?央视的春晚都是且批评且不放弃小鲜肉,看重的还不是小鲜肉的影响力。话说,小鲜肉就不是用来敬业的,是用来消费的,他们是一种娱乐易耗品。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表面上看,这个主流舞台与受众两个评价体系的巨大落差,有点像当年的港台流行乐占领大陆市场,年轻人被征服得人仰马翻,老干部老艺术家正统文艺工作者纷纷掩鼻而过,行政干预也上过手段,大陆歌手类似唱法的歌星,受到阻击,比如李谷一,东方歌舞团的成方圆,郑绪岚,都因为港台唱腔被质疑,对个体艺术生命冲击不小。最后还是春晚请了张明敏、奚秀兰登台,算是给了港台音乐和唱腔发了准入证,起码确认了风格有别,是与政治分歧无关的评价体系。

  虽然同样是被主流社会反对,这两回事还是有区别的。当年对港台音乐的阻击,主要还是来自意识形态上的禁锢惯性。大陆主流文化刚刚从铁姑娘当家的样板戏中硬着陆,遇到港台音乐的软包装,本能地排异反应巨大。随后可以被真正接纳,因为蓬勃艺术生命力和魅力起了作用,是一个时代的流行文化符号,跟现在层出不穷easy come easy go的选秀速成歌手背后,羸弱的原创力量相比,那真是一个出巨星的时代。今天港台流行音乐界自身都无法再现那个时代的盛况。

  同样受到主流文化的阻击,小鲜肉背后支持的是偶像文化,粉丝养成,看脸第一,手艺其次。为什么会有数字小姐,抠图,替身这些奇葩动静出来,脸就是王道,别的都可以替代,这事一个巴掌拍不响,小鲜肉、小花不精进业务不讲江湖规矩,谁惯出来的呢?是市场,星为市场而造。而当年港台流行音乐除了偶像文化和粉丝养成两者同样浩荡之外,还有别的,好的音乐,好的歌词,好的影视,还有勤勉的艺人本分,这是本质传承本质区别。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

  这次小鲜肉被央视批评,一下子好像倒小鲜肉运动显得很官方。但是在收视率为王的时代,最拧巴其实就是央视,年年春晚小鲜肉登台不登台都是话题和卖点。

  2015年年初,盛传的四小鲜肉陈伟霆、鹿晗、吴亦凡、宁泽涛组曲《致青春》节目无缘春晚,同年年末,“小鲜肉攻占荧屏”哪哪儿都是,他们成为各大卫视跨年晚会的主力军。

  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再度同台让人们怀念青春,但李易峰、井柏然、吴亦凡、陈伟霆、杨洋、TF boys列队亮相,让人们窥探青春。鸡年春晚,TFBoys,马天宇、王嘉、胡歌、王凯,又是春晚新闻中不容分说的话题担当,虽然已经传出来关晓彤的节目被毙,现在批评潮降临,不到最后播出,小鲜肉们谁能上谁不能上都难说,但是他们热场子的使命,也算完成了。

  其实主流舞台的尴尬收视,对鹿晗、吴亦凡这批“当大人们发现时已在网络上形成诸侯割据”的年轻银河势力来说,只是可有可无的官方追究认证的一个形式而已,供求关系很微妙。马家辉说过:我觉得不爽,前一两年我们大叔流行,现在口味改了,女人喜欢小鲜肉了。

被痛批的鲜肉和港台歌星逆袭的区别在哪里